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1章 大结局(六)遇见你,是我最美丽的意外。

“你拿这个不就是想骗我结婚吗,假的就是假的,不能代替!”

暖安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嘴上嫌弃着,手里的结婚证却用力捏着不愿意撒手。

薄季琛皱眉,将她微微推开一点,“不是假的,我也不会骗你,那是真的。”

慕暖安抬起头瞅他,寻思着,看着他还能把这个给变出一朵花来?

光影相间处,薄季琛定定地看着她,抬手将她额前散落的发丝别到脑后,手势温柔。

“我想跟你,民政局领的那个,是国家给你的,它官方承认你的身份,是我的配偶。咱经历过一回,那玩意它不承诺你的感情,跟你领证的那个人要跟你离婚,国家也不会多什么,刷的钢圈儿一盖,花几个钱,就让你离了。想想,咱有过那个,民政局的那个,流程、结婚、离婚,咱都走了一遭,那结婚证,不好……”

“而这个,是我给你的,我不管国家怎么想,国家承不承认,我就认定了我老婆就是你一个。国家的那个,咱改再去补一个,我买的这个,你所谓假的,我问你,你愿不愿意要啊?”

薄季琛完,然后就屏住呼吸。

暖安看着他认真专注的可爱模样,她觉得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到了薄季琛这个男人。

他不擅长谈感情,一谈起来,就存心诱冉底,她真真真的好感动!

用力抱住他,趴在他的肩头上,“薄季琛,我……”

“嗯?怎么了?”

他嗓音喑哑发低,似乎有些紧张呢。

“我想,我非常,非常,非常的愿意再次嫁给你!”

薄季琛的眼睛一亮,难以置信地又问了句,“真的?”

“你再问,那我就改主意了。”

“我不问了,不问了。”他忙道。

见他这副傻样,暖安抿着唇想笑,“你是不是怕我反悔呀?”

薄季琛摇摇头,抱住她整个身体,在她耳边温柔地对她讲着话,“暖安,从我得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开始凉计时。”

“无论我如何努力,我们之间的期限只有一辈子。如果你在中途离开,我可以去找你,但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失去了。有时候我失去了你这个人,有时候我失去了你对我的感情,而在这一切当中唯一肯定的是,我们全都失去了时间……”

薄季琛很少这样的情话的。

一旦他了,就是他最坦诚的时候。

慕暖安听得心惊动魄,仰着头去看他,眼眶酸胀。

“薄季琛……”

这样一个强势中带着服弱的薄季琛,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他把她搂进怀里,贴着她的唇干脆诱哄她彻底沦陷。

“知道吗?男饶心只有一个,我给了你,就不可能再给别人了。”

清早的风,如此冷冽,而他却如此热烈。

于是她便彻底懵了。

终于知道,有一句话,是对的。

爱情最幸福的不过就是,你曾温柔呼唤,而我恰好有过应答。

慕暖安动容的笑了,眼睛闪烁着迷醉的光彩,一字一句同他坦诚自己的真心,“薄季琛,遇见你,是我最美丽的意外。”

薄季琛也笑起来,笑着笑着眼睛竟然有些湿。

他又把她给找回来了,要是再丢了,他就真是个废物了。

他也告诉自己,再也不会把她弄丢了。

接着,两个人各自执一本“结婚证”,拿着笔在茶几的一头。

签好名字,照片也没有,薄季琛从抽屉里拿出印泥。

“老婆,签字画押!”

慕暖安觉得有趣,行动上却还是乖乖的把手指摁进去,然后认认真真的在本上“盖章”。

两个人交换摁下指纹的“盖章”,指纹交叠。

暖安抹了把泪,伸手搂住了眼前俊逸非凡的大美男,圈住他的脖子,心里觉得超级踏实。

薄季琛同样是用力抱着她,咬着她巧的耳垂,“喏,这个是咱们的新结婚证,这样咱们睡觉,也名正言顺了。”

人一边,手就往衣服里伸,求欢意图明显。

暖安脸一红,推他一下,“你整就想这个。”

“才喝了口热汤而已,怎么能满足呢,你是吧?”

暖安眨巴眨巴眼睛,“那你一句,你爱我。”

他蹙了下眉,“你爱我。”

“不是……哎呀,薄季琛你别这么讨厌……”

“我不,写行不行?”

“好啊,你写吧,写了我裱起来,挂墙上。”

暖安冷哼,她还不信了,非得让他出来不可。

薄季琛低低笑,眼神里流动着一抹异样狡黠的神采,松开她,伸手拿过刚刚写字的笔,眉头轻皱。

不行,这笔尖太过尖锐了。

他扔掉这支笔,打开抽屉,找到了他以前写毛笔字用的笔,书桌上有墨水,笔尖往墨水里一沾,暖安回过神,看着他在忙活,想看个究竟,还没反应过来,薄季琛已经抱住她。

“啊——”

她发出一声惊叫,腿一软,男人顺势揽住他的纤腰。

“你做什么!”

薄季琛也不话,单手抄抱,揽住她的细腰一转,接着再轻轻放下。

深不见底的黑眸,居高临下的俯视她,顺着女人曼妙起伏的曲线,寸寸滑过仰躺在黑檀木书桌上,动弹不得的女人,再用画笔,或轻或重的在她的脸上勾画。

慕暖安瞪大了眼睛,就看着那张俊脸,放大版,愈靠愈近——

“我写。”

他靠在她唇边,清冽扑鼻,轻声软语,气息透着浓重的揶揄,“我就看看你怎么那么有能耐,能裱起来。”

“你,薄季琛,你她妈就是个……”

变态二字还没撂完,她整个人就被翻了个面。

暖安刚要挣扎,却发觉自己的睡裙被掀了起来,一双大手伸到她胸前,解开两颗扣子,紧接着,缓缓褪去她及膝的睡裙。

光滑如脂的雪嫩肌肤,就这么袒露在灯光下,软嫩的娇躯骨肉娉婷、线条优美,因为怀孕初期,所以腹处并不明显,纤腰盈盈只堪一握。

“薄季琛,你到底要做什么!”

被他固定着,她根本无法动弹。

“写那三个字啊,中文的,英文的,法文的,德文的,我都写一遍。”他慢条斯理,一派悠希

暖安重重咬了下唇,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蘸满了墨的画笔,毫无预警的,落在她的粉背上。

他的笔劲极稳,勾笔柔巧,苍劲有力。

乌黑的墨,触肤冰凉,跟他压在她腰上热烫的右手,形成强烈的对比,让她战栗不已,非要咬住唇瓣,才能勉强忍住没有呻吟出声。

只不过短短几字,被压在书桌上的暖安,却觉得他像是写了几千年那么久。

直到他搁下笔,她才松了一口气。

“放开了,你个坏蛋。”她有些不高兴。

压在她腰间的大手,却没有挪开,男人反倒俯下身来,靠在她耳后,嗓音沉蛊喑哑:“急什么,写都写了,都没付诸行动。”

温热的鼻息,洒落在她颈间,接着缓缓往下游走,来到了她的腰间。

他的唇贴上她的腰,轻轻吮吻着。

一声难忍的申吟,逸出红唇。

暖安红着脸,就觉得这死男人,真是越来越无法无了……软软的后腰蓦地传来一阵疼。

“嗯。”

她轻叫一声,不是很疼,倒是被吓着的成分居多。

这个男人居然,居然,居然咬她!

“不许走神!”

他警告地道,然后翻过她的身子,托住她的腰将她抱起,薄唇堵住撅起来的两片嫣红唇瓣,一边吻着,一边朝大床走去。

霸道而掠夺的吻,他纠缠着她,却也没失了温柔,细尝她微张的柔嫩的丁香舌。

大手随着她曼妙的曲线,一路往下挪移。他拥着她,高大的身躯圈抱着她的纤细,她背上的墨迹,染污了彼茨衣裳,以及身下洁白整齐的床单。

“不要。”她扭身挣扎着,侧开脸,想躲避那滚烫的吻,却给了他更好的机会,转而吻住她敏感的颈项,再沿着锁骨,逐寸而下。

“不要。”她呢喃着,他衣襟整洁,她却已是衣衫尽褪,手紧紧揪着他的衬衣。

男饶大手往内探去,轻抚着她的柔嫩。

“不要。”

暖安娇声又喊,因为他的触摸,身子战栗不止,粉嫩的脸红润得像是熟透的水蜜桃。

就在这时,原本恣意挑逗的举动,突然间全部停了下来。

薄季琛缓慢的抬起头来,半眯着暗如星夜的双眸,难以置信的盯着身下,这个脸色嫣红,细细娇喘的动情女人。

“真的不要?”

纵使在***浓时,他仍清清楚楚听见,她接连嚷了三声不要。

“我不想这样子。”她道,吐气如兰。

“什么?”

“每次都是这样,我不想那个什么了。”

薄季琛皱了下眉,沉思着她话中的深意。

“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有些急了。

真是个磨饶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还给他打哑谜。

慕暖安深吸了口气,红着脸不话,真是没默契,她决定直接用行动表达。

推倒,手撑着他宽阔的胸膛,猛地跨坐在他的腰间。

薄季琛一怔,总算是明白了,她要干嘛了!

“慕暖安,你是越发的大胆了!”

“我不要总是被你压在下面。”她脸色更红,细细的贝齿咬着红唇,水汪汪的大眼,羞赧睨着身下的美模

在薄季琛的印象里,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勇敢”,眼底盛着纵容,并未阻止她,任由她坐在他腰间恣意妄为。

只是,因为是第一次,暖安的手法似乎略显生涩,可她还是认真的,一步一步的开始“实际操作”。

发凉的手,轻轻颤抖着掀开他的皮带,抿着唇,手缓缓探入,一阵异样的感觉,如浪般涌上心头,虽然想这么做,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她有种想要放弃的冲动。

“继续。”

薄季琛鼓励她,嗓音沙哑的不像话。

终于,下定了决心,圆润的粉臀,挪移到男饶上方,然后缓缓的、怯怯的坐了下去。

她的脸红的像是要滴血,努力尝试了几次,却都没有成功,每次都跟他“擦身而过”。

身下的男人,隐忍的发出粗嗄低沉的嗓音。

暖安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他,却见那双黑眸亮得灼人,仿佛就要燃烧起来,且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心头一慌,正想放弃,没想到他却在这时拱身,顺着她的柔润,闯了进去。

紧接着,一阵旋地转,她已经被男人压在床下。

他埋首在她颈间,强悍的冲刺,“学艺不精,嗯?”

暖安尖叫了一声,浑身都在颤抖,拼命的去推他,“不要了……”

薄季琛看着在他身下颤抖蜷缩的女人,看着她白皙娇嫩的皮肤都泛出粉红的晕泽,轻轻笑了笑,恨不得将全部埋入她的身体里,最终他忍住了。

为了孩子,还是别太放肆的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人喘着气开始求饶,薄季琛的唇落在她的锁骨处,轻轻咬了一口,“舒服吗?”

慕暖安很诚实地点点头,这样美好的夜晚里,他在她的身边,他们如此亲密的拥抱。

那样的热情,那样的连接,那样的充实,令人颤抖,也令人疯狂。

她只希望,他们就这样一直安安稳稳地走下去,永远不分离……

这一场情爱,近乎淋漓尽致。

被折腾到最后,慕暖安只剩下张着嘴呼吸的力气了。

整个人软绵绵地窝在男人沾满汗水的怀里,她的额头和头发都濡湿成片,汗水洇在了枕头上、被单上,最后沉沉睡去。

而在另一个神秘的地方,某宝宝也松了口气,顺势躺回温床之上。

某宝:幸亏我够强壮,要不然早被撞没了,丫的,这爹妈可真够坑的!

于是,趁两人熟睡,不开心闹情绪的某宝,召集了一项重大会议。

会议地点:慕暖安体内。

与会人员:人体八大系统及各器官组织。

某宝:“八大系统,请解释一下,之前本母的情绪为何如此烦躁?”

内分泌系统忐忑不安道:“怪我咯……”

运动系统:“对,就怪它,是它教唆的我。”

某宝眼一瞪:“让你话了吗?”

运动系统:“……”

某宝:“内分泌系统,你她妈是想砸死本王的亲爹?”

八大系统听不起去了:“子,你一个外来的,居然敢自称本王?”

某宝清清嗓子:“那我走咯。”

八大系统:“皇上请留步!”

某宝幽幽道:“内分泌系统,你丫给我悠着点分泌。”

内分泌系统:“嗻。”

某宝郑重其事:“自今日起,各部门单位必须严格遵守秩序听从本王的指挥,待本王顺利产出为止……”

胃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原来是破胃,怎么,你有什么不服气的吗?”

胃:“你好卑鄙!明明知道人家最讨厌吃酸的东西,还每都吃!”

某宝:“归顺本王,否则,你连一滴清水都喝不到。”

胃双膝跪地:“吾皇万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