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3章 美人舞剑,愤怒

郑旦接下吕荼递过来的那把子所赐之剑,看了看,眼眸中生辉,暗道此剑虽比不得越剑锋利,但好在器重瑰魄。

郑旦ci的一声,做出越女剑的起手式。

周围垂落的丝绸越纱在微风的吹拂下,在郑旦舞剑行云流水的身姿下,飞舞摇曳飘校

美人舞剑,剑美,美人更美!

吕荼歪躺在竹榻上手指敲击着竹榻细细观赏,他真希望自己就这么永远沉沦下去,沉沦的可以像唐明皇那样,看看美人歌舞,玩玩音乐,摆脱一切尘世繁杂。

躲在一角陪嫁丫头施夷光则是满脸歆羡的看着此幕,她眼睛中流动的波光让人想象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

亭外,东西施村人,正汇聚在周围,大吃海喝。

至于迎宾宴的主事,吕荼全部交给了衅蚡黄尹铎等人操办。

现在看来,吕荼并没有用错人。

东门无泽拿着新扣下的珍珠,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难过,高心是此次之行,自己得到了不少的珍珠;难过的是自己没有得到美人,就连那越纱女也成了吕荼的陪嫁丫鬟,理不公啊!

“公子吃肉,君子喝汤;公子抱美,君子得蚌,呜呼类个哀哉”东门无泽眼泪鼻涕一把,似乎有万千心腹事不知与何人能言。

宴席上的菜食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无古人是因为没有古人做过这样的菜食,无来者是因为来者虽能做出这样的菜食却找不到这个时代绝对无公害的食材。

众人正吃的开心,就在这时大黑狂吠起来,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大群身穿藤甲,手拿大戈的越国武士正向这边急匆匆奔来。

衅蚡黄眉头一皱,忙给籍秦递了个眼色。

籍秦知其意立马带着人走了过去。

“来者何人?”籍秦一手拿青铜剑向前举起,做来者停步报上姓名的手势。

那帮身穿藤甲手执大戈之人见闻纷纷停下,让开了一条路,只见一个断发纹身到脸的男子走了出来。

显然他是这一帮越国武士的领头之人,只听的他反问道:“你又是何人,在我越国做甚?”

到这,他突然看到不远处有做婚宴的仪式,心中隐约觉得不好,喝道:“前面,婚配者何人?”

这时施老二和施老三走了过来,行着越国礼节道:“不曾想是舌庸大夫前来,下黔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我管你娘希匹的受罪还是恕罪,我问你那到底是何人婚配?”舌庸明显是个急性子,他听到施家长者的回话,大怒一把抓住了施老二的衣领。

为什么不是抓施老三的?

这里头当然有原因,原因就是施老二是西施村落的长者,而西施村落才有他舌庸最关心的人。

施老二见状心头一凉,暗道,大哥临死前的对,二女和郑旦是蛇羽大神赐予他们的吉祥,可是吉祥却是需要力量去守护的,没有力量,它只可能是祸水。

哎,不过还好,大哥早就预料到了可能会有此劫,按照大哥的遗嘱,施家村早就分成了两部分,就算西施村毁了,东施村还在,这样祖先留下的继承就不会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