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 文无第一

不曾想,误打误撞。

本是来治病求医的北海一龙,却闯出了这偌大的名号。晚上去酒垆酌,主事竟未收分毫!

酒馆主事言道:少君侯,以后来喝酒,皆不用付钱了。

钱事是,风头大盛。

三人皆翩翩年少,又才富五车。穿街过巷,英姿勃发,楼上总有怀春少女挑帘窥探。少君侯看上的人,岂是等闲!宗人附民,纷纷打探。就连给管父治病的良医,都不胜其烦。

比起春风得意的两位密友,管宁却愈发谨慎。

楼桑繁华鼎盛是其一。许多匪夷所思的便利,更是闻所未闻!别的不,单单是三人居住的宿舍,便有大奇巧。

清晨起来,青铜龙头一拧,热水既来。青釉马桶一冲,秽物尽走。暖柜热风徐徐,寝垫更是名不虚传……

这是如何做到的?

楼桑邑,横竖不过三里。却重楼高阁,人声鼎罚

最近,许多匠人开始割锯大树枝杈,又用白垩浆水细细涂抹树干,且用粗草绳盘绕。问过方知,此为树木过冬。对草木尚且如此,何况人乎!

少君侯爱友敬邻。邑中孤寡,衣食无忧。宗亲、附民,皆照顾妥当。邑中文风鼎盛,武可当国。若非一亭之地,太过狭窄。少君侯能成大事否?

“事成矣!”接到程普的书信,得知苏双和张世平已贩马抵达平波水砦。不日便将乘船返回。刘备大喜。一日后,又接苏双来信。苏双虽不肯入学堂,字却练的极好。刘备亲手教他练字,苏双日日不缀。得到他的手书,刘备甚是欣慰。临行前,刘备给了他一卷手书白绢。生怕浪费的苏双,这便将一路上的大事情,娓娓道来。白绢上写的满满当当,没有半处空希

刘备这才知道,在平波水砦,两人结识了一名北地义士。多亏有这名义士一路护送,且仗着义士身边亲随,还有白毦精卒,才击退了鲜卑游骑的数次劫掠。非但匹马无损,还缴获良马数匹。这便做主,将所获鲜卑战马,赠与义士和亲随数人。到这里,苏双略显惴惴。生怕刘备怪罪于他。

刘备不禁莞尔。如此事,何必心忧。别是几匹战马,便是当面酬谢也是应该。

想到这里,这便使人叫来耿、崔两位家臣。刘备问道:事可有蹊跷?

将苏双手书看完,亦曾统领崔氏商队的崔钧,这便笑答:哪里蹊跷?

刘备这便言道:如何能巧遇义士。莫非有诈?

崔钧笑着摇头:主公勿忧。此义士,虽早有预谋,却非无良鼠辈。

刘备心中一动:可是为鲜卑战马!

崔钧笑着点头:正是。

原来如此。

鲜卑游骑,时常南下劫掠。遇到贩马的商队自然不会放过。这位北地义士,便以马群为饵,诱其前来。杀人夺马!

崔钧又笑:我料定,此人必非初行此事。乃是老手。须知一匹战马值钱数万。若是上等战马,可卖十万。只需截杀一队鲜卑游骑,便可富甲一方。

刘备亦笑:莫不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二人闻之,皆哈哈大笑。

事情的经过大致如此。便有一群北地游侠,靠杀胡夺马为生。苏双和张世平,皆是生面孔。入水砦便被盯上。打听出二人要北上贩马,游侠便以护佑为名,一路跟随。等贩回马匹,知鲜卑游骑必来抢夺。这便设下埋伏,以有备算无防。行杀人夺马之事。

想到这里,刘备不禁庆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