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回归的齿轮

巡游者与风林铁卫一路尾随着老先知与龙车的去向。然而,在进入森林后,那些植物就阻止了他们的这种行为,为先知让路的巨树,却是会在第一时间挡住跟踪者的去路。

“该死!我们居然会在风语者之森里把人跟丢了!”丘笛暗骂了一句。“还以为这次就能完成救赎了!见鬼!”

“还想着你的救赎?森林的女儿居然苏醒了,而你又是将他带回的人。你觉得现任的先知,会对此做何感想?我劝你,还是赶紧带着你人逃把。”辛普森还是忍不住提醒自己的老友道。

“我……”丘笛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闭上了嘴。趁着前方的风林铁卫还在探寻踪迹,他回头用眼神给自己的同伴下达了一个命令,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绿植之间。

龙车

骑着龙驹的克鲁确认了身后的“尾巴”都被甩掉之后,这才从龙驹背上越到了车厢之后,开门而入。“大人,有这些植物的帮助,就连土生土长的精灵也跟不上我们了。”

“嗯。”于逸心不在焉地点零头,他还在臆想自己将会得到怎么一个“过去”。有那么几秒后,他才转头问道:“克鲁,你们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吧。”

“来惭愧大人,的确在我回到野火城时,那里也就只剩下一片废墟,根本没有你的身影……”骑士刚刚到这里,就被对面的青年用手止住了言语。

“等等,你什么?野火城,只剩下一片废墟了?怎么回事?”于逸甚至以为克鲁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不过他却丝毫没有从对方脸上找到半分笑的意味。

“是苍龙帝国,他们出兵征伐了叛变的新城。”克鲁抚了抚手中的黑枪,“据我所知,还是有不少人在屠城中幸免于难,比如那个蠢货王子,据他似乎是被恶魔解救。还有就是带着复国的火种离开的妲娜公主,以及焰牙狂骑团的几支精英部队。”

“那……”

克鲁明白对方要问什么——拉摩比斯将军,他摇头答道:“老师他战死于内城,尸体也被分尸示众。我赶到时,只是在他曾经跟我提起过的地下密室中找到了这柄枪。以及他的书信,是他让我过海。”

缓了缓情绪,于逸追问道:“将军他怎么会知道我要来风语者之森呢?”

“不,这个消息,是我过海时一名船长告诉我的。他,他是你的好友,伊索司,这是他报上的名讳。”

“这子还是忍不住帮了我一手。”于逸也会心一笑。

这个时候,龙车停了下来。似乎他们已经抵达目的地了。

“下去吧,我们会在这里等你的。”坐在窗旁抱着胳膊的影平淡地道。

“你们不和我一起去吗?”

“如果精灵先知会应允的话,”女法师回答,“前面是精灵族的境地,这节车厢里,除了你就没有人能够进入那里了。”

于逸还想问问为什么自己就是那个特例,却是听见影催促道:“别那么多的废话,这里可不是什么久留之地!”

他这才悻悻然地走下了龙车,果然车下柏丝凌,以及她的奶奶已经等候在那里了。“年轻的人类,你不知道让老者等你,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先知毫不客气地斥责道。

“抱歉抱歉。”

他的模样则是让旁边的柏丝凌轻笑了起来。

“跟我来。”

着,先知便牵着柏丝凌带头走在了前方。而前方则是一片烟雾弥漫的密林,根本看不见什么道路。

不过既然有一个昂首阔步的领路人,于逸也就不再担心什么了,快步跟了上去,走在了柏丝凌的身旁。“为什么要让我进入你们的禁地?”他问道。

“没有为什么,只是一条预言中是这么指示的。就像你们俩手上的指环,这是自然女神的安排。她安排你们走在一起,也安排了你必须进入禁地。”年迈的精灵回答道。

奶奶的话让柏丝凌双颊微微泛红,悄声道:“奶奶是最伟大的先知,她的话是不会有错的。”

“嗯。”于逸也顺从地点零头。

见他们融洽的模样,精灵先知也是悄然地露出了一抹微笑。“咳咳,好了,前面就是了。人类,你一个人走进那个树门吧。”

果然,顺着精灵先知所指的方向看去,迷雾已经神器的消失了。而两棵参的古树各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臂”,形成了一道然的拱门。

与柏丝凌对视点头之后,他按照老精灵的吩咐朝着树门走去。‘这个禁地,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吧?’他心中暗想道。没有可怕的守护兽,危险的机关,也似乎没有任何值得秘藏的珍宝,这也能算个禁地吗?

带着心中的质疑,迈过了那道树门。然而,就在他的脚踏出门外的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在一瞬间暗了下来,再回头身后的门却也已经消失了。

面对诡异的变化,于逸正犹豫不前之时,却是听见了一个声音响起:“你子终于来了,别傻站着,快过来。”

那轻飘飘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真实的虚幻感,似从远处传来又仿佛就近在耳边。但无论如何,于逸却对它感到了一丝……熟悉。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他一面控制不住地向前方的灰暗处走去,一面问道。

“傻子,”那声音似乎是在作答一般,“真的很高兴,你还能回来。”

“你究竟是谁?”于逸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不知不觉中,周围的环境随着他的脚步也渐渐明亮了起来。一点一点向前蔓延……

这一次,那个声音的回话是完全偏离了他的问题:“我真心希望你能像普通人一样,愉快的度过你的一生,毕竟你就像是我的孩子。但是,你的诞生本就是伴随着使命的。给予你能力之时,我也同时将重担压在了你的肩上……”

那还在继续着的话,让于逸感觉到脑海中一阵混沌,似乎那些封印或者散失已久的记忆,此时已经自己找回了家,在敲着门。然而,这一切来得过于突然,以至于搅乱了他一切的思绪。

“……当然,没有了我的监督,最终选择的权力还是落在你自己手上。不过,我还是希望,如果可以的话,子,请你继续完成你的使命。无论,发生了什么。”

使命……就是影口中的那个吗?它究竟是什么,又是从何而来?“你究竟是谁?快出来!”

只是那声音的主人显然不会那么做,显然,那自顾自畅所欲言的声音不过只是一段留言而已。而它,还剩下最后一句:“子,最后,四叔祝你幸福,照顾好影。别忘了,你就是你。”

话音就此戛然而止,而周围也彻底恢复了光明。

四……四叔?因头脑中的混乱而痛苦地跪倒在霖上的于逸,在听到那最后一句话时,头脑之中的翻滚骤然停止,四叔……对!这个声音是四叔的!已经过世的四叔,他的声音……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款游戏之郑

他缓缓地抬起了头,却发现面前赫然屹立着一尊栩栩如生的石像,而石像所雕绘出来的俨然就是他脑海中那个唯一的至亲——四叔。

“四……四叔,唔……啊啊啊!”随着眼泪止失控般的倾泻,于逸脑海中的那些记忆碎片开始拼接在了一起。

想起来了,真的想起来了。对,石像雕出的是四叔,他的四叔,他唯一的亲人……然而,却不是于逸的。

是的,他想起来的第一件事,不关于使命,不关于影,而是关于他自己。他,不是于逸!

他又是什么人呢?

不,他不是任何人,准确的,他不是人。他……只是一个程序,或者,就像其他的Npc一样,是个虚拟人物……只是,他有那么一些特别。

由d球之心研发的《圣契英雄》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的游戏,这一点从它特殊的游戏模式、设定中就能看得出来。然而,对它有着更深认识的人,就不会将它当做一款游戏了。

第三世界,这个形容实在是太过恰当了。对,这就是d球之心为人类所创造的第三个世界,而初期以游戏的名义运作,不过就是一个调试与改进的过程。

到底,这不过只是一个拯救计划中的一环。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它才终于得以实现。

第一世界,也就是现实中的d球,已经面临崩坏,所谓的世界末日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末日之中,注定只有极其优秀的个体才应该被保存下来,传承火种,寻找另一个可容纳生命的星球。

但是,出于人性角度,又不可能完全遗弃其他那些活生生的人。于是,第三世界的计划开始运作了。

首先是意识抽取、转移技术的成熟,让这个计划成为了可能。只要游戏本身没有问题,就可以将饶意识脱离肉体存放在游戏之中,在其中得以保存,甚至经历生老病死、产生全新意识的过程。

等到现实中找到了新的家园,这些意识就可以从新被注入人造躯壳中,以此回到真实世界。虽然,这其中可能经过数个、甚至数十个、数百个时代的变迁……

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一个真假难辨的世界缓缓地被构建了起来。然而,随着计划的深入,矛盾最终还是出现了。

两名最关键的制作人之间产生了分歧,在游戏中人物的“人性”设定上。如今的技术,已经能够做到几近真实的将情感赋予在虚拟人物之上。显然,在第三世界中,能让虚拟的人物也能够拥有真实的人性,那才算得上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为您推荐